大马单身老人85岁却不能安享晚年,银行存款只剩下82.60令吉~

Mrs.Z 2022/11/14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终有衰老的一天,老人在本应该享福的年纪,陈兴今年已经85岁了,却仍然要为自己的生活和吃喝发愁,「乐享天年」这个字眼,实在是太遥远了。

陈兴现在住在雪州加影的锡米山,是个单身汉,每月只靠500令吉的津贴过日子,为了不让自己的日常开销超额,他每天的伙食很简单,因为没有多余的存款,他甚至连买药,都需要深思熟虑。

陈兴虽然没有“三高”,但身体也有很多问题,比如前列腺问题、骨头酸痛、晚上睡觉脚抽筋、胃胀气等,他的身体不适往往让他时睡眠不足。

陈兴说,他的父母早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他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,他从小就是靠着哥哥和叔叔的帮助,才能长大成人。

陈兴现在每个月只靠500令吉的津贴生活过。

陈兴上了六年级,就开始找工作,养家糊口,他年轻时卖过菜的,也做过油漆匠,他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,就是在一家传统的咖啡馆里,在吧台冲泡饮料。

“10多年前,我工作的咖啡店因无法再续租约而关闭,当时我已约70多岁,我也只好顺应跟著退休。”

“以前,我还有一点积蓄,加上福利金还过得去,但现在积蓄几乎见底了,只能单单靠著福利金来过活,所以时常想到私人药房买药看医生,都不敢去。”

陈兴说,因为没有多余的存款,他甚至要到私家药店去买药,都要费一番周折。这是他在一家私人药店里买的药品。

陈兴在接受记者访问时,向记者出示了他的私人储蓄银行,目前仅有82.60令吉的余款,并解释说,由于年事已高,无法清楚地看到存款金额,因此,他让银行工作人员将剩余的存款,用书面的形式记录下来。

在这段采访的时间里,陈兴没有一直拿自己的遭遇卖惨,后来通过他的邻居才知道,陈兴是个很固执的人,如果不是遇到了困难,他是绝对不会去找别人帮忙的。

陈兴说,他现在每个月都能领到一份福利金,以前是300令吉加,现在是500令吉,基本上每个月也剩不下什么钱,有时候还剩不到10令吉。生病了,就得去公立医院看病,不需要花钱。

“不过,一些老人疾病或生活需求,政府医院却无法长期给予药物或治疗,而需要靠自己去购买,这包括前列腺的药物、洗假牙的药物,治理骨头酸痛和抽筋的药物等等。”

“其实在还未有冠病以前,我每年一次会得到社团派送的红包和食物,但自从疫情来袭后,社团的援助就没有了。”

陈兴说,他每天早上吃一顿燕麦,中午出去买杂饭,然后晚上自己做饭,这样可以省钱。

大肠长出肉瘤 曾一次到私人医院检测 

四到五年前,陈兴曾经三次因为肚子不舒服而到医院做检查,第一次是因为着急,到私立医院做检查,第二次和第三次是在公立医院做检查。

他说,医院做了化验,确定是良性的。

“如今我每隔2年都需检测一次,每次花费约400多令吉。”

陈兴一直单身,85岁没有子女,目前与已升做婆婆的侄女和其外孙及女婿住在一起,不过各过各的。

陈兴说,原本和他住在一起二哥已经去世两年了。虽然姐姐还活着,但她已经九十多岁了,两人很少联系。

他说,虽然不需要他出水电钱,但他要为所有人做饭,因此他要买煤气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