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马资深律师批评年轻人只想赚快钱,同行质问:应该扪心自问,为何许多年轻律师选择离开?

司马姨 2022/07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马来西亚的一位男网友,最初是因为赚钱才学法律的,但进入这个行业后,他发现自己的律师薪资才2500令吉,于是他和女朋友辞去了专职律师的工作,创办了自己的香体剂(Deodorant)及唇膏品牌,现在他们的月收入已经接近6位数。

依薇儿(右)与男友海铭毕业于法律系,但当见习律师时皆认为薪水太低,选择创业大展拳脚。(取自HYGR网站)

然而,一位高级律师却指出,这两位年轻人对法律缺乏热情,只是沉溺于赚钱的快乐。

女友依薇儿对高级律师的指责表示不满,截图在社交平台上的分享了一篇贴文对他进行了反驳。

据截图,一位高级律师表示,依薇儿和她的男朋友海铭做了不正确的示范,那就是缺乏热情,沉迷于金钱,把法律当成了自己的副业。

依薇儿反驳道,她觉得,法律行业之所以“有毒”,就是因为有像他一样的资深大律师。

“这些,就是支持见习律师薪水过低的同一批资深律师,只因为(他们说)‘在我们的时代,我们的薪水只是300令吉’。”

依薇儿和海铭在接受采访时说,他们在念法律专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适合做律师,但是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据网络媒体“VulcanPost”的消息,海明坦白:“我最初加入这个行业,最大的目的就是赚钱,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。”

两人进入这个行业后,发现实习律师的收入并不高,槟城的平均月薪是2500令吉;那时候,其他行业的同学朋友,都比他们赚的多。

就在她寻找工作的时候,她的简历已经写到了50个律师楼,但都没有被录取。直到2020年疾病大流行,马来西亚开始实行MCO。

借着这次机会,她和男朋友一起开始了自己的事业,到了2021年,她的产品视频火了,两人的事业也越来越好。现在,她们每月销售2000-3000支口红,500-700支香体剂,每月销售额大约100,000令吉。

所以,依薇儿放弃了自己的法律职业,专心于自己的品牌和社交媒体,并且找到了一份灵活的工作。

而海铭,将70%的时间都花在了自己的公司上,30%的时间用来处理法律事务,而他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企业合约和商务方面的业务。

对于这位资深律师的指责,执业律师们自己也有自己不同的意见,而作为一名律师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(MUDA)联合创办人林伟捷,则表示完全支持依薇儿,并为她的成绩感到高兴。

他相信,资深律师们应当问问自己,为什么很多年轻的律师会选择离职,到底是什么问题。

“他们不应该贬低勇于涉猎其他领域的年轻律师。”

科维斯:开创一片天

另外一位名叫科维斯的律师也表示,尽管依薇儿已经脱离了法律职业,但是她已经开创了自己的事业。

“没有理由去因为别人成功而讨厌她,很多律师讨厌别人做的事,因为他们自己没胆子这么做,这很奇怪,检讨自己吧。”

林伟捷认为,资深律师们应该扪心自问,为何许多年轻律师选择离开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。(截图自推特)

依薇儿反击,她认为法律界“有毒”,就是因为像他这样的资深律师认为见习律师应该拿过低的薪水。(截图自推特)

科维斯说,因为别人的成功而讨厌她,非常奇怪。(截图自推特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