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航已经失联8年,90位家属拒绝了252万赔偿,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?

Mrs.Z 2022/10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“这8年来,我们每月都给儿子的手机充话费,我就害怕,万一他还活着,联系不上我们怎么办?”这是一个失联马航乘客家属的泣血心声。

马航事件已过去8年,事故调查小组也早已宣布解散,马航下落成谜似乎已成定局,然而,很多遇难者家属依旧还困在马航的迷局里,无法走出来。

至今,仍有大约90位马航家属拒绝了252万的赔偿,多年来一直奔走各地,寻找亲人的踪迹和马航真相。

他们希望以自己的行动,告诉马方“我们还没有放弃寻找亲人”,以推动当局继续调查事故。

这些带着执念前行的马航家属,他们的生活轨迹早已被改写。

2014年3月8日凌晨00:41分,马航MH370号航班搭载227名乘客,于吉隆坡国际机场徐徐起飞,向着目的地北京进发。

然而,时间来到凌晨1:20分,距离起飞还不到一个钟头,飞机就在马来西亚和越南交界处,与胡志明管控区失联。没有雷达信号,没有求救信号,飞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。

MH370原定早晨6:30分到达北京,可乘客家属却迟迟等不到家人的出现。

程利平的丈夫鞠坤,就是MH370乘客的一员,鞠坤是国内著名的电影武术指导,曾担任过电影《一代宗师》的武术指导。

事发前几天,鞠坤前往马来西亚拍摄,程利平跟着去探班。拍摄期间,鞠坤又有事要飞回北京一趟,程利平只好留在马来西亚等丈夫。

起飞前,程利平收到丈夫的短信:“媳妇儿,我要登机了,先不说了,明天到家我再跟你联系。”然而她没料到,这竟是丈夫跟自己的诀别。

3月8日清晨,程利平收到北京那边为丈夫接机的人员的信息,对方称没能接到人。

她顿时心生疑虑,赶紧向北京机场方咨询情况,得到的答复却是这个航次的飞机没有起飞。

“这不可能!”程利平凭第一感觉否定了这个答复,丈夫一向是个有交代的人,如果飞机没有起飞,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。她的内心,开始涌起丝丝不安。

随即,程利平拨打了丈夫的电话,却一直拨不通,又发短信过去依旧是没回应。她开始越来越慌。

就这样在煎熬中过了几个小时,直到上午9点,程利平终究还是等来她最不愿意接受的消息:MH370失联了!

空难,劫机,这两个词顿时不停地在程利平的脑海盘旋着,她头痛欲裂,直觉得晴天霹雳,随即脑子陷入一片空白。

接下来几天,程利平在浑浑噩噩中度过,她每天除了看新闻,听各种报道分析,焦急地等待,其他的什么事,她都做不了了。

“我感觉那几天已经失去了生活能力。”程利平后来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。

回到北京后,程利平一进家门,就紧紧地抱住儿子,眼泪无声地滴落下来。她看着儿子,满眼却是丈夫的样子……

在这之后,程利平坚持追寻着丈夫的踪迹,她加入了家属委员会,负责搜集和MH370有关的一切消息。

同时,她当爹又当妈,撑起了一头家。她不敢在两个儿子面前提及爸爸的事情,每当孩子们问:“爸爸怎么出差那么久没有回来时”,她唯有独自偷偷地哭泣。

这些年来,程利平一直在对丈夫的思念中煎熬度日,她经常幻想着某一天,门开了,丈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有一段时间,她甚至害怕关进屋里洗澡,因为感觉“双脚离地”了;她还经常开着车,就突然停下来趴在方向盘上痛哭不止。

就这样熬过了4年,2018年8月,马来西亚当局公布了调查报告,依旧是没有真相。

在这之后,程利平不得不作出一个决定:放下吧。对她而言,这四年就像是经历了凌迟,心口被一刀一刀地剜着,精神的折磨,让她的身体也响起了各种警告。

为了两个儿子,她觉得自己是时候重新振作,开启新的生活了。

“我从不觉得丈夫已经离去,我希望他在某个地方生活,过得比我好。”程利平带着这个念想,以及肩上的重任,重新出发。

然而,并非所有人都能像程利平这样选择放下,还有很多家属依旧放不下执念,苦苦追寻亲人和事故的真相。

姜辉,就是其中的一个。马航失事那天,姜辉与妻子带着小孩在游乐场玩,突然哥哥来电,电话那头,哥哥声音哽咽,支支吾吾地告诉他,母亲坐的飞机出事了!

姜辉听到这个消息,脑海一阵恍惚,他不愿相信这个噩耗。直到十几个小时过后,他在失事飞机游客名单里看到母亲的身份信息,才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。这个男子汉当场就嚎啕大哭。

事故后的好一段时间,姜辉的心情就像坐着过山车一样起伏颠簸,当听到有关马航的好消息时,就觉得曙光来了;当好消息被否定时,他的心又坠入深渊。

这些年来,他奔走各地,从未停止追寻马航的真相。每年3月8日,他都会参加遇难者家属聚会日,大家一起到相关部门去喊口号,讨说法。

2018年,马来西亚宣布结束事故调查后,姜辉专程飞到吉隆坡去敦促相关部门继续追寻真相。

而自从母亲出事后,姜辉就对乘飞机产生了阴影,每次飞行,他都紧张兮兮,可为了母亲,他却一次次义无反顾地登上了飞机。

直至如今,姜辉一看到有关母亲的图片和影像时,依旧会情绪崩溃,他跟哥哥把母亲的东西都收集起来,放在她的房间。

哥俩决定,等哪天马航真相出来了,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,当是跟母亲告别。

马航失事已经8年,姜辉心底或许早就接受了无法再与母亲相聚的事实,那么,他为何还要如此执着?

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姜辉坦言,自己可以接受各种飞机失事的原因,但无法接受没有真相的结果。

这些年来,他一直专注于寻找真相,工作的事情也耽搁了,公司还将他辞退了。对此,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表示从此可以一心一意地寻找母亲了。

跟姜辉一样,还在苦苦等待真相的,还有王乐与父亲。

那天一大早,王乐就到机场接母亲,可他左等右等,等不到母亲的身影,最后等到的,是飞机失事的消息!

彼时,王乐的父亲也在家里看到了马航失联的新闻,但他并不知道,自己的妻子也在这架飞机上。

得知消息后,王乐第一时间带着女朋友来到父亲身边,他吞吞吐吐地把这个噩耗告诉了父亲。

父亲听了后,当场愣住,沉默了半晌后,就失声痛哭起来。

在这之后,王乐的父亲一提到老伴,就会绷不住情绪,哭出声来。多年来他一直保留着妻子房间的摆设,期望有一日她能回来继续居住。

而妻子在出事前网购的包裹,他也一直没有拆封。王乐告诉记者,父亲余生最大的愿望,就是与老伴一起拆开这些包裹。然而,他也清楚,实现这个愿望的机会非常渺茫。

或许外人会问,既然知道希望渺茫,何必苦苦追寻真相,就算知道了真相,亲人就能回来吗?

可对于王乐父子而言,只要一日没有得知真相,他们的心就一直悬在那里,无法落地,而这种不着地的感觉,让他们都无法安心生活。

“就算人走了,也不能走得不明不白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的。”这是王乐父子多年来追寻真相的原因。

比寻求事故真相更深的执念,就是期待奇迹发生。栗二友,就是这个等待奇迹的一员。

栗二友和老伴是来自河北邯郸一个小县城的农民,出事之前,他们一直守着几亩地过日子,连邯郸市区都没到过。

这个生活并不富裕的老农,在面对马航提出的252万赔偿时,却一口拒绝了。

面对记者,栗二友袒露心声:“虽然我是老农民,但道理我都懂。说实话,我确实很需要钱,但我不能用这笔钱换我儿子的命,就是拿了,我也活不了。”

在他看来,只要马航一天没有找到,他的儿子就有幸存的希望。

这些年来,为了寻找儿子,他倾家荡产,负债累累,却从不放弃,每天抱着一个地球仪,满世界跑。

他和老伴往返北京多次,还去马来西亚马航总部举牌子,讨说法;他们也去了非洲、欧洲各地寻找孩子的踪迹。

寻子途中,他们历尽艰辛,饿了啃面包,渴了喝矿泉水,困了在火车上倒头就睡。

有一次,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赶到车站时,火车票却已经卖完了。为了省钱,二位老人干脆找个角落,靠在柱子旁,躺在地上过了一晚。

可就算日子过得再穷再艰难,只要一听到哪里有马航踪迹的风声,哪怕路途再遥远,费用再昂贵,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要跟着去。支撑他们的,是儿子还有一线生机的信念。

2015年7月底,栗二友听到在尼旺岛疑似出现MH370残片的传闻,就二话不说加入了寻亲的队伍。

途中,他们经过马达加斯加热带雨林时,栗二友看到树上的果子直接就摘下来啃,同行家属问他:“你认识这果子吗?”“不认识”栗二友摇摇头道。

“那你不怕有毒吗?”队友又问。栗二友一下子就眼眶通红,他哽咽着说:“我不怕,万一我儿子有天流落到此地,他不是也要吃这种果子吗?我得替他先尝尝。”他的这番话,让在场的人都伤感了起来。

经过沙滩时,栗二友又整个人躺下去。他想着,万一儿子流落荒岛,应该也是过这种生活吧,他想体验下这样的生活,这样能让他感觉离儿子更近了一些。

他还做了一个漂流瓶投进大海,看着瓶子渐渐地漂远,内心祈祷着,希望儿子能够看到。

在外界看来,他们这样漫无边际地寻找亲人,无异于徒劳,毕竟十几个国家联合起来,派出专业团队,使用各种高科技和先进仪器,都未能搜寻到马航踪迹,他们这些家属徒手去寻找,又怎么可能有结果呢?

可栗二友却有自己的想法,他希望马航家属万里寻亲的决心和行动能够让马方看到,进而打动他们,让他们知道家属没有放弃,他们也不能放弃。

而为了看懂近千页的《马航MH370安全调查报告》,二位之前连英文字母看着都费劲,连电脑都没怎么摸过的老人,还逼自己学起了英语和上网。

跟栗二友拥有一样深的执念的,还有李继平和文永胜夫妻。飞机失事那天,夫妻俩守在电话跟前等着儿子来电话报平安,可等到下午都没儿子的音讯。

二人开始焦急,不停地拨儿子的电话,却一直拨不通,直到他们收到政府的通知,才得知儿子坐的飞机失联了!

得知这个消息后,李继平一下子瘫倒在地上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二老第二天就从山东飞往北京,以获取更多关于孩子的消息,同时也想着,万一儿子坐的飞机在北京降落了,夫妻俩就能第一时间跟他团聚了。

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地给夫妻俩泼冷水,他们迟迟没有等到儿子的归来。

一个月后,马航空难赔偿律师找上他们,劝他们签下252万的赔偿协议,但二老拒签了,他们担心,一旦签了赔偿协议,相关部门放弃搜寻,儿子就永远回不来了。

拒绝了赔偿之后,他们就开启了漫长的寻子之旅,这些年来,他们往返北京和济南三十多次,搜集了十个硬盘的影像资料。

然后,他们对着这些海量资料一一地仔细观看,再结合公开的报道信息,进行各种推测、揣摩,只为从中找出有关马航的蛛丝马迹。

在他们看来,虽然凭自己的追查无法得到儿子的下落,但只要证明了飞机没有坠海,儿子就还有幸存机会。

除了搜集影像资料,夫妻俩还多次前往马来西亚,向相关部门进行声讨,跟他们交涉。

这8年来,他们每个月都往儿子手机充话费,按他们的话说,万一哪天奇迹发生,儿子联系不上自己怎么办?

他们还每天给儿子打电话、发信息,“儿子,今天冬至,你吃饺子了吗?”“儿子,你快回来,你妈眼睛都坏了”……

就这样,他们靠着几近偏执的念想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煎熬的日夜。

“妈妈受不了,如果可以用命换回我的儿子,哪怕现在就让我死,我都不会眨眼。”老母亲的话字字泣血。

还有很多像以上这些人一样,在煎熬和等待着度日的马航家属;更有家属在寻亲的道路上就倒下了。李秀芝,就是其中之一。

李秀芝的女儿本在新加坡工作,是个优秀的翻译家,那天,她本是乘坐MH370回来订婚的。爱女心切的李秀芝,连嫁妆都已经准备好,结果,却没能等来孩子的归来。

打那之后,李秀芝就在对女儿的极度思念中度日,她不是坐在女儿房间发呆,就是在网上疯狂地搜寻马航的消息,长期的精神打击也击垮了她的身体,使她疾病缠身。

2018年,李秀芝拖着病恹恹的身体,去参加马航召开的MH370放弃调查见面会,会后,再受一次打击的她就再也支撑不住,当场晕倒。

不久之后,李秀芝就带着未了的心愿病重去世了。

还有很多这样让人伤感、遗憾的故事发生在马航家属的身上,MH370机上154中国乘客的家属,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去思念和追寻自己的亲人;去寻求心灵的自我救赎。

愿他们早日走出伤痛,重建生活!

用戶評論